图片
导航菜单
网站标志
文章正文
实务裁判规则:意定股权回购的效力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12-13 12:45:55    文字:【】【】【
摘要:股权回购是公司股东退出公司的方式之一。我国公司法对股份公司股权回购以及异议股东股权回购有初步的规定。但由于股权回购在公司经营与发展中愈发普遍,适用范围逐渐扩大,现有法律体系及实务如何规范股权回购的协议效力,是一个重要问题。

“股权回购”专题研究
◆  股权投资中股份回购条款的效力及案例
◆  股东合作协议中股权回购条款的效力审查
◆  公司与股东间的股权回购协议是否有效
◆  实务裁判规则:意定股权回购的效力
◆  股权回购协议的效力及实务操作要点
◆  最高院:股权回购协议典型案例八则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股权回购纠纷”的七个裁判观点
◆  “对赌协议”中的“股权回购条款”效力分析
实务裁判规则:意定股权回购的效力


发布日期:2019-01-27    作者:陈崇良律师


股权回购是公司股东退出公司的方式之一。我国公司法对股份公司股权回购以及异议股东股权回购有初步的规定。但由于股权回购在公司经营与发展中愈发普遍,适用范围逐渐扩大,现有法律体系及实务如何规范股权回购的协议效力,是一个重要问题。


一、现有公司法及司法解释关于股权回购的规定具体规定于公司法七十四条(有限公司)、一百四十二条(股份公司),和《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五条(公司解散)。


《公司法》七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


(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


(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


(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


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


(第五章 股份公司的股份发行和转让)


公司不得收购本公司股份。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减少公司注册资本;


(二)与持有本公司股份的其他公司合并;


(三)将股份奖励给本公司职工;


(四)股东因对股东大会作出的公司合并、分立决议持异议,要求公司收购其股份的。


公司因前款第(一)项至第(三)项的原因收购本公司股份的,应当经股东大会决议。公司依照前款规定收购本公司股份后,属于第(一)项情形的,应当自收购之日起十日内注销;属于第(二)项、第(四)项情形的,应当在六个月内转让或者注销。


公司依照第一款第(三)项规定收购的本公司股份,不得超过本公司已发行股份总额的百分之五;用于收购的资金应当从公司的税后利润中支出;所收购的股份应当在一年内转让给职工。


公司不得接受本公司的股票作为质押权的标的。


《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五条


人民法院审理解散公司诉讼案件,应当注重调解。当事人协商同意由公司或者股东收购股份,或者以减资等方式使公司存续,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当事人不能协商一致使公司存续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判决。


经人民法院调解公司收购原告股份的,公司应当自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六个月内将股份转让或者注销。股份转让或者注销之前,原告不得以公司收购其股份为由对抗公司债权人。


同时《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对公司减资程序作出了规定


公司需要减少注册资本时,必须编制资产负债表及财产清单。


公司应当自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之日起十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权人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内,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


二、最高院新近和过往裁判观点都有支持公司与股东之间的意定回购(一)指导案例96号:宋文军诉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2014)陕民二申字第00215号


指导案例96号认为,公司是否有权回购股东股权与74条规定的股东是否有权要求公司回购股权是两种性质不同的问题。公司与股东之间股权回购的协议有效。


本院认为:《公司法》第七十四条所规定的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具有法定的行使条件,即只有在“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三种情形下,异议股东有权要求公司回购其股权,对应的是公司是否应当履行回购异议股东股权的法定义务。而本案属于大华公司是否有权基于公司章程的约定及与宋文军的合意而回购宋文军股权,对应的是大华公司是否具有回购宋文军股权的权利,二者性质不同,《公司法》第七十四条不能适用于本案。在本案中,宋文军于2006年6月3日向大华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申请并于同日手书《退股申请》,提出“本人要求全额退股,年终盈利与亏损与我无关”,该《退股申请》应视为其真实意思表示。大华公司于2006年8月28日退还其全额股金款2万元,并于2007年1月8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宋文军等三位股东的退股申请,大华公司基于宋文军的退股申请,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回购宋文军的股权,程序并无不当。


(二)最高人民法院:沛县舜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叶宇文股权转让纠纷再审案,(2009)民申字第453号


更早一些的最高院裁判观点对公司回购股权做了详细的分析,认为如果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五条允许公司在面临僵局时为避免解散而允许公司回购股权,那么为何不能允许在公司僵局初现端倪时允许公司回购股权,以化解矛盾避免僵局。


本院认为:《公司法》规定股东不得抽逃出资,但《公司法》并不禁止股东在公司成立之后以合法方式退出公司,包括以公司回购股权的形式退出公司。《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股东回购请求权是法定的股东回购请求权,根据该条规定的情形,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价格收购其股权,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协议的,股东可在法定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除该条规定的情形股东可行使法定的回购请求权外,《公司法》上仍有股东与公司于其他情形通过协议而由公司回购股东股权的余地。我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解散公司诉讼案件,当事人协商同意由公司或者股东收购股份,或者以减资等方式使公司存续,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显然,股东通过公司回购股份退出公司,并不仅限于《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情形。公司的成立本身就是股东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公司存在的意义不在于将股东困于公司中不得脱身,而在于谋求股东利益最大化。在股东之间就公司的经营发生分歧,或者股东因其自身原因不能正常行使股东权利时,股东与公司达成协议由公司回购股东的股权,既符合有限责任公司封闭性和人合性特点,又可打破公司僵局、避免公司解散的最坏结局,使得公司、股东、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得到平等保护。《公司法》允许公司与股东在公司解散诉讼案件中,协商由公司回购股东股份,以打破公司僵局,使公司保持存续而免遭解散,那么允许公司与股东在公司僵局形成之初、股东提请解散公司之前,即协商由公司回购股份以打破公司僵局、避免走向公司解散诉讼,符合《公司法》立法原意。通过公司回购股东股份,使公司继续存续,可以保持公司的营运价值,并不必然导致公司债权人利益受损。而公司回购股东股份之后,我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规定,或者转让,或者将该股份通过减资程序注销。无论注销或转让,均应符合《公司法》关于保护公司债权人的相关规定,即“股份转让或者注销之前,原告不得以公司收购其股份为由对抗公司债权人”。


依照我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解散公司诉讼案件,应当注重调解。当事人协商同意由公司或者股东收购股份,或者以减资等方式使公司存续,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当事人不能协商一致使公司存续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判决。经人民法院调解公司收购原告股份的,公司应当自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六个月内将股份转让或者注销。股份转让或者注销之前,原告不得以公司收购其股份为由对抗公司债权人。


三、江苏高院典型案例,强调公司回购与股东间股权转让的主体区别以避免法院混淆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法院:沈振新与周涛股权转让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2017)苏13民申105号


本案是江苏省2017年颁布的典型案例,认为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有效,但不得以公司资产作为支付股权转让的对价,本案和前述两个回购案例的核心区别在于,回购中受让股权的主体必须是公司。


本院认为:关于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成立。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备忘录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清楚,形式完备,就股权转让的对价、对价的支付方式以及公司证照的移交等事宜均进行了明确详细的约定,并由周涛、沈振新及在场见证人签字确认,且内容中亦没有任何关于后续再行签订正式协议的意思表示,因此,该备忘录作为双方之间订立的股权转让协议依法成立。


关于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周涛作为再审申请人亦认可,以处分公司资产的方式来支付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对价的约定应属无效,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就本案而言,双方之间股权转让的合意成立,且其效力不受支付方式无效的影响,因此,应当认定合同中股权转让对价支付方式的约定无效,而其他合同条款仍然有效。



关联阅读:

股权投资中股份回购条款的效力及案例

公司与股东间的股权回购协议是否有效

股东合作协议中股权回购条款的效力审查

实务裁判规则:意定股权回购的效力

“对赌协议”中的“股权回购条款”效力分析

股权回购协议的效力及实务操作要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股权回购纠纷”的七个裁判观点

最高院:股权回购协议典型案例八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Copyright © 2018,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盈海股权律师网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电话:13530630950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6003号荣超商务中心B座3层

13530630950

周一至周五 8:00-18:00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9:00-24:00

选择下列客服马上在线沟通:

客服
热线

13530630950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